[“中心九月来信”起草前后,朱德感叹他有两位教师,一位是主席,另一位是谁?]

“中心九月来信”起草前后,朱德感叹他有两位教师,一位是主席,另一位是谁?
“中心九月来信”起草前后,朱德感叹他有两位教师,一位是主席,另一位是谁?

日期:2020年09月24日 15:27:43
作者:李海文

▲1929年9月,陈毅(右)起草了“九月来信”“九月来信”是我党前期在周恩来掌管下起草的一份重要文件,它对赤军和党的建造产生了重要影响。1928年“六大”后到1930年,周恩来成为中共中心作业的实践掌管者1928年“六大”,周恩来再次当选为政治局常委,任秘书长兼中心组织部长,分工负责军事作业。1928年9月军事部长杨殷献身后,他兼任军事部长。“六大”过火着重工人成分,各级领导第一把手都是工人,可是他们文化水平低、作业能力差、领导能力差,根本都由秘书长领导。在中心也是如此,政治局主席向忠发是汉阳兵工厂的工人。1928年“六大”后到1930年3月周恩来去苏联之前,周恩来成为中共中心作业的实践掌管者。1929年2月7日,周恩来遵循共产国际的指示给朱、毛写信,指示赤军涣散活动,要求朱、毛到中心作业。周恩来起草这封信时,朱、毛率赤军正从井冈山包围,屡遭失利,境况好不容易。其时中心与各地赤军还没有无线电台,信息隔绝。信写好不几天,2月中旬,朱、毛赤军在大柏地打了一个大胜仗,之后抵达闽西。3月,蒋介石和桂系军阀迸发内战,无力“围歼”赤军,给各地的赤军形成开展的时机。周恩来依据局势的改变改变了本来的观念。4月初他又一次致信朱、毛,说如他俩不能来,中心期望前派遣一得力同志与中心评论问题。毛泽东落选音讯传到上海后,周恩来非常稳重可是,这封信还未到赤军,红四军内部却出了问题。红四军领导对建军准则、建军思维、依据地建造是有不合的,在实践作业中也有一些定见。可是我们统筹兼顾,没有影响作业。中心为加强力量派了留苏学生刘安恭等人5月初到赤军作业。刘将苏联党内奋斗那套做法搬来,将争辩揭露化,并将领导人分配,说朱德支撑中心指示,毛泽东自创系统不服从中心指示。这些离间的话加深了定见不合。前委没有引导我们进行对外奋斗,自己不拿方法,提出“我们尽力来争辩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6月22日在龙岩举行的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通过民主推举,毛泽东落选。别的,朱德长于带兵,和兵士一同挑粮,穿着像个伙夫头,深受中下层干部和兵士的敬爱。毛泽东经常在屋里思索问题,策略多,在上层干部中声威高。但代表大会代表中,中下层干部与兵士多于上层干部,这也是毛泽东落选原因之一。会上,陈毅当选为前委书记。7月上旬,毛泽东脱离赤军,留在闽西养病并辅导当地作业。8月中旬,音讯传到在上海的中心,周恩来非常稳重。8月13日,他在政治局会上说:这是前史上好久以来定见不同的抵触;因他们作业很尽力,故未大迸发,等陈毅来后再做答复。他还提议将刘安恭调回中心(不久刘作战献身)。▲红四军前委机关——中共中心九月来信传达地周恩来对陈毅说:把毛泽东请回来1929年8月下旬,陈毅到上海向党中心陈述丁作。抵达后,他住进英租界四马路新苏旅馆开端写陈述,他总共写了《关于朱毛军的前史及情况的陈述》等7个陈述。8月29日政治局听取了陈毅的陈述,抉择由周恩来、李立三、陈毅组成委员会,起草一个抉择,周恩来为召集人。周恩来经常到旅馆和陈毅长谈,一谈便是几个小时。他们在里间说话,陈毅的哥哥在外间下棋保护。周恩来对陈毅说:要把毛泽东同志请回来。他着重要举行一次会议,统一思维,分清对错,稳固红四军的联合,保护朱、毛的领导。周恩来讲这个话不仅是由于听了陈毅的陈述,也是由于他了解陈毅、毛泽东、朱德。在欧洲他就知道陈毅、朱德,他仍是朱德的入党介绍人,他们一同参加了南昌起义。在朱、毛、陈三人之中,朱德年纪最大,比周恩来大12岁,从戎多年,是忠厚的长者,征伐袁世凯护国军的名将,滇军的高级将领,有丰厚的作战经历,特别拿手山地战、游击战,以少胜多,他的这些经历关于草创的赤军特别重要。陈毅小周三岁,喜欢文学,为人正直、坦荡,天然在军事上、在政治上都不如前两位。后来陈毅将这两个月的说话称为“训练班”。依据周恩来的屡次说话,陈毅起草了中共中心给赤军第四军前委的指示信。这便是“九月来信”。指示信清晰支撑毛泽东的观念指示信指出:“先有乡村赤军,后有城市政权,这是我国革命的特征,这是我国经济基础的产品。”针对红四军各党部关于分兵与会集的争辩,信中指出:“分兵与会集仅仅某一个时期中的作业方式的利便问题,绝不能把赤军四军分红几路各不相属的部队,这样便是涣散而不是分兵。或许把赤军四军分小,化成很多的游击队而不相联属。两者皆是撤销观念。”信中批判急躁情绪,清晰指出“预订一年内攫取江西全省政权的抉择,也是过错的”。这封信支撑毛泽东的观念,加强党在赤军的领导,指出:“党的全部权利会集于前委辅导机关,这是正确的,绝不能不坚定。不能机械地引证‘家长制’这个名词来削弱辅导机关的权利,来作极点民主化的保护。”在周恩来的干涉下,毛泽东又回到红四军的领导岗位这封信在政治局评论通过后,由陈毅带回苏区传达。10月20日陈毅回到前委见到朱德。11月初陈毅在前委会议上做了传达,朱德表明坚决支撑中心指示,欢迎毛泽东重回前委作业。早在两个月前,我们感到毛泽东脱离后“三军政治上失掉了领导的中心”,便联名写信要求毛泽东回来。朱德对罗荣桓说:“朱毛赤军,朱离不开毛。”可是毛泽东由于对错没有解决,有病没有回来。这次陈毅派人将中心的信送给毛泽东,并附上自己的信,请毛泽东回来作业。毛泽东看到中心的来信,非常高兴。11月26日毛泽东到长汀和朱德、陈毅会集。毛泽东回到前委即着手准备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。1929年12月28日、29日会议在上杭古田举行,会议推举毛泽东为前委书记。陈毅在会上传达中心精神。毛泽东依据中心精神和红四军的具体情况做政治陈述,朱德做军事陈述。朱德通过与毛泽东同事近两年,知道到毛泽东的才华,心服口服,今后他很少揭露说话,处处保护毛泽东的威信。后来他说,我终身中有两位教师,一位是护国军第一军司令蔡锷,一位是毛泽东。在周恩来的干涉下,毛泽东又回到红四军的领导岗位。前史掀开了新的一页。(作者为中心党史研究室研究员)——摘编自《作家文摘》合订本176期